Discover What the World Thinks of U.S.

Michael Jackson Returned to His Own Planet

<--

  6月25日,美国东部时间的下午,我出奇地心神不宁,只好去看点儿神秘学资料。迈克尔•杰克逊死讯传来时,美联社发出的新闻稿,标题意味深长: 《他绝不仅仅是流行乐之王》。一位洛杉矶乐迷如此描述他那一刻的心情:“我一边开车一边不住流泪,仿佛看到车窗外,他的灵魂正去往天堂。”

  这些普通人,曾经购买了迈克尔•杰克逊的7.5亿张正版专辑,也曾喊他Wacko Jacko(怪人杰克),也曾数以千万人计地手拉手,在他一首名为《Cry》的MV中当群众演员。那个MV因为从欧洲拍到非洲,航拍俯视,生动地阐述“地球是圆的”,而深印我脑海中。

  一夜之间,Youtube上他多数MV代表作的访问量便狂飙过千万。我在拼命寻找当年令还在读大学的我大为震撼的那段MV,歌名都记不住了,只 记得是都市一片空地里,伴随着白色蒸汽升腾的井盖儿,他跳着怪诞的舞步,超有型地在泡一个身材爆好的妞,浑身上下似乎有一千个灵活的关节,音乐节奏足以震 碎我的天灵盖。找了很久,原来是《The way you make me feel》。

  自1983年他在电视上初次表演太空步之后,美国人民人人尽学太空步,小孩子颠着去上学,家庭主妇滑着进厨房。有一阵,学校提倡关怀饥饿的非洲 儿童,我们还排练合唱过《We are the world》。1997年,研究生英语课上,老师问:谁是你们最熟知的美国人?我不假思索,放声大叫:迈 克尔•杰克逊!他也许希望我们说林肯或马丁•路德•金。

  他是中国人最早认识的外国歌星,接下来才是甲壳虫乐队和麦当娜,欧美流行乐的影响在我国并非遵循那些歌星在欧美流行的时间顺序,猫王简直就是出 土文物般的发现。他一个人,把摇滚乐、太空步、皮肤漂白(其实是白癜风)、整容、娈童(此事尚存疑,有人说他就是跟小孩子在一起最舒服,他的心理年龄只有 12岁)等新鲜名词,带给了上世纪八十到九十年代,资讯匮乏的中国人民。

  作为一位资深制服爱好者,他的富丽华服也常常占据媒体娱乐版版面,当然,人们更多地,是盯住他那日渐冰山般融化的鼻子。其容貌越来越像非人类的 剪刀手爱德华,苍白、塑料感十足、看不出喜怒哀乐,深深地遮蔽了他的内心世界。新世纪到来后,地球人越来越淡忘他的音乐,转而注意他的鼻子、娈童案和财政 危机。有一阵,还算是差不多把他忘掉了,直到2009年,媒体说他要复出,还要在伦敦开告别演唱会。然后,他竟用这种激烈的方式,放了全世界鸽子。

  一位工程师告诉我,他在东京看过迈克尔•杰克逊的现场,他感觉,迈克尔的团队仔细地研究过如何利用音乐节奏和声光效果,利用类似于人体工程学的原理,激发人脑的兴奋本能。故而,不管是谁,坐在台下,除了调动体内的兴奋细胞,别无所为。

  国人无缘看他的现场,只好用看MV的方式解馋。他在MV内糅合了种种你想得到想不到的鬼怪迷离:化兽人、埃及艳后、僵尸、鬼魂、黑社会、黄金帝 国,处处充满了神秘学的元素,然后自己在里边当国王。他拥有了地球这么大的行政区域,他花很多时间和钱去平息穷人的愤恨,但还是时常被世人唾骂。他沉溺于 神秘学,曾一度深信自己在40岁生日那天会死掉,还把这担心告诉了灵学顾问,这个叫做罗比(Rabbi Shmuley)的家伙对CNN说:“我早就担心 迈克尔会因健康问题早逝……而且,他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除非跟他的孩子在一起。”

  他是个古怪的人,天生怕痒,从小爱往二姐被窝里放蜘蛛,喜欢老鼠——最早从“杰克逊五兄弟”乐队中单飞的歌《Ben》,灵感就来自于一只宠物 鼠。功成名就后他捐建了迪斯尼冒险乐园,最喜欢玩其中“加勒比海盗”的游戏,他还很认真地画米老鼠,一边吃着M&M's牌豆豆糖。他花了半个世 纪,拿自己当样本,试探人作为生物体的种种极限,并最终决定放弃这场实验,回到自己的星球去,这个内心孤独、拒绝长大的E.T,终于成功地避免了成为一个 老人。

  我想用他自己的这段话作为本文的结尾:“自从我打破唱片纪录开始——我打破了猫王的纪录,我打破了披头士的纪录——然后呢?他们叫我畸形人、同 性恋者、性骚扰小孩的怪胎!他们说我漂白了自己的皮肤,做一切可做的来诋毁我,这些都是阴谋!当我站在镜前时看着自己,我知道,我是个黑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