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ver What the World Thinks of U.S.

President Ma Speaks about U.S.-Taiwan Relations

<--

上星期四即五月十二日,馬英九總統應華府「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簡稱CSIS)」之邀,以「新時代的美台關係」為題,坦白檢討雙方雖無正式邦交,卻異常敏感的雙邊關係。

 馬英九並未去美國。對談採取視訊會議方式,台北與華府連線。各報駐美特派員與美國官員以及中國問題專家聚集在CSIS會所,其中有AIT人員、國務院遠東司台灣科長酈英傑、布魯金斯研究院卜睿哲等。外交部駐美五個辦事處皆在播出時(華府時間早晨八時半)招待賓客觀看現場播出情形。台北的中外記者群與有關官員,則占了時差的便宜,傍晚才齊集總統府禮堂,觀看節目。

 我讀到華府《聯邦新聞社(Federal News Service)》的全文錄音轉換為文字稿,長達十八頁。現任總統親自上火線,檢討雙邊關係,可謂史無前例。國內媒體雖曾摘要報導,究竟因時間所限,難求完整。希望本周這篇專欄,能使讀者獲得更翔實的印象。

 台灣許多人對CSIS並不陌生。它立場公正超然,處事嚴謹,規模龐大,僅全職人員就有二百二十人,還不包括經常撰文的朝野名流在內。公元二千年,CSIS曾經改組,由前喬治亞州參議員農恩(Sam A. Nunn,有人譯為龍恩,與發音不符)為董事長,因為他做過廿四年聯邦參議員,最為資深。原董事長何慕禮(John Hamre)則專任執行長。

 這次訪問馬英九,即由何慕禮親致歡迎詞,CSIS中國研究部門主任傅瑞偉(Charles A.Freeman)為對談人。台灣認識傅瑞偉的人可多了。此公在台中學過中文,曾任美國貿易談判公署副代表,專長就是台海兩岸關係。

 這次談話的記錄,總統府雖發布過中文新聞,遠不如CSIS的英文稿完整。馬英九天生有幽默感,開始時被問到他準備好了沒有,他只用一個字回答:「幾乎好了(Almost)」。引起滿場笑聲,這是一本正經的總統府做不到的。

 馬英九描繪他的大陸政策有「三道防線」,第一道是兩岸和解的制度化。大陸來台遊客去年已近三百萬人,較前增長十倍。兩岸貿易總額達一千四百多億美元。去年有五千六百名大陸學生在台就讀,今秋又將增二千餘人。此外,《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簽訂後,已有百名以上罪犯被遣送回台。

 他指出:這些成果要歸功於政府對兩岸關係的「新思維」,過去的「不穩定、不可預測性、不安全感」都減少了。他三年前就任時,台灣因上一個十年的錯誤政策,在亞太地區面臨被邊緣化。自從他提倡「不獨、不統、不武」的三不政策後,不但對兩岸關係的基本結構產生了變化,也創造了兩岸關係的良性循環。

 在「九二共識」下,兩岸已簽署十五項協議。六次「江陳會」正在逐漸落實ECFA規定的各項合作。對台灣旅客免除簽證的國家與地區已有一百十三個。年輕人寒暑假能去打工的地方,也增加到六個。

 第二道防線是增加台灣在國際發展上的貢獻,主要在經濟與外交兩方面。六十年來,台灣在東南亞地區建立的綿密商業與人脈網路,地理上的樞紐位置,與在民主自由方面的軟實力,造成一個「安全社會」,使台灣人能享受「高品質的生活」。馬也特別提到台灣與日本在文化傳統、想法思惟、甚至在流行產業上的「特殊夥伴關係」。

 在外交方面,馬英九強調台灣對國際社會所做的貢獻。台灣能否扮演一個「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a responsible stakeholder)」的角色,直接與國家安全有關。他特別挑選「人道援助」為例,說日本核電震災,台灣當晚就捐到二千七百萬美元,總計政府與民間捐款共超過二億美元,是最大的捐款國。所謂第二道防線,就是讓台灣有一個國際政治上的道德高地。

 馬的第三道防線,是將國防與外交互相結合。他指出:台灣有兩個優先要務。首先要對最親密的友邦,特別是美國,建立起台灣對外的信用與信任。除了不會替朋友「找麻煩」外,還要和相關國家作「完整的溝通」。

 他說:台灣必須有自我防衛的決心;也須在新的全募兵制基礎上,強化防衛力量。他說「要和大陸這樣的一個巨人協商,並非沒有風險」,因而希望美國能繼續為我提供必要的防禦性武器,如F-16C/D型戰機與柴電潛艦等。自己有了力量,才能站穩腳跟。

 語云攘外必先安內,馬英九沒有迴避這個敏感話題。他語重心長地說:「國家安全戰略必須建立在國內完整的政治支持上」。在台灣民主社會中,「不管是對傾向法理台獨、支持維持現狀,或期待統一的民眾來說」,中華民國與中華民國憲法乃是大家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約數。

 他承諾會嚴守「不浮誇」與「無意外」的界線,將台灣成為一個「和平締造者」、「人道援助提供者」、「文化交流推動者」、「新科技與商機創造者」和「中華文化領航者」。

 總統演說之後,我駐紐約辦事處隨即舉行座談會,邀請美中關係全委員會副會長白莉娟(Jan Berris)、資深副會長柴哥利亞(Donald Zagoria)、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等多位專家評論。大體都很稱讚,但也有不同的聲音。整體而言,馬這番談話,對澄清若干誤會,解釋台灣立場,不能說沒有效果,這也是他能做的最大限度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