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ver What the World Thinks of U.S.

US General Election: ‘Honest Villain’ Defeats ‘Hypocrite’

The ugly shamelessness of an honest villain is easy to see through, whereas who knows the exact distance between a hypocrite’s real moral bottom line and the public’s perception of it?

<--

[评论] 美国大选:“真小人”打败了“伪君子”

文 | 隋平

  这一天,当新一任美国总统川普及其拥趸狂欢庆贺时,估计全球有数以亿计的人眼镜掉了一地。

  玩了几百年的美国选举游戏,从未出现今年这般的戏剧性和争议性。两位背景、风格、主张截然不同的总统候选人,共同演绎了一部堪比纸牌屋3.0的好莱坞大戏。

  与从政经验丰富又早有白宫经历的希拉里相比,川普最初给大家的印象只是一个大嘴巴的地产商,在争夺“全球最有权力的人”宝座上几乎毫无胜算。然而,这个时代流行的就是“逆袭”,自带“非主流”光环的川普就是这么任性地在总统大选上有惊无险地“走出了不寻常路”。

  仔细想来,这条“不寻常路”又并非完全没有理据。撇开他们各自的具体政纲不提,仅从身份背景来看,代表民主党的希拉里更像是“继承者”,而代表共和党的川普显然是“改造者”。古今中外的历史及现实都证明了,公众对长期执政者难免产生怨气,而可以指手画脚批评政府的在野党和革命者总是容易赢得民心。

  渴望改变的人们甚至期待新总统从里到外都可以带来新鲜感。美国媒体曾议论说,电视直播中,川普“会叹气、做鬼脸,看起来不是‘很总统’”,而希拉里“沉着冷静、处变不惊”,太像总统了,反而没那么有趣。

  这个不能怪公众过于幼稚。当年,奥巴马能够披荆斩棘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任黑人总统,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的团队提出“we need a change”的口号,击中了民众的痛点。而现在,风水轮流转,需要另一个“change”来刺激政府运作的公众们,在“二选一”的游戏中选择了新面孔,输的一方也只能含着泪把它咽下去。

  当然,也要怪民主党推选出来的候选人不够争气。屡败屡战又屡战屡败的希拉里,除了年老体弱、健康堪忧之外,还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邮件门”事件,在关键时刻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以说,丑闻缠身是此次总统大选中两位候选人最突出的共同特点。川普的逃税、歧视、猥亵侮辱女性,与希拉里的贪腐、邮件门,半斤八两,不相上下,只能算是“五十步笑百步”。也因如此,两人为全球观众奉献了几场史上火药味最浓的总统辩论会,唇枪舌战中几乎都是泼脏水、揭老底,还夹杂着尖锐的人身攻击。让很多网民纷纷感慨,恶心得有点辣眼睛,不喝点酒压压惊根本看不下去。

  “田伯光”比“岳不群”更讨人喜欢

  那么,在公开“手撕互掐”之后,选民们为什么还更倾向于川普呢。原因其实也不难理解。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场“真小人”与“伪君子”的较量。

  真小人坏在表面上,大家可能对他心存戒备,有所防范,最终受危害的程度较轻;而伪君子让人对他掏心掏肺,但一旦涉及关键利益,他出卖别人、使出阴招,绝不会心慈手软。

  套用现在很流行的概念,这就是对公众人物认知上的“信息不对称”。真小人的卑鄙无耻可以一眼看穿,但伪君子真实的道德底线与公众的认知差距有多大,谁也不知道。

  这就好比,如果问一名女性,世界上只剩下两个男人了,一个是真小人,一个是伪君子,你会选谁?我想,稍微有点理性的估计都会回答:还是真小人吧。 毕竟,他再丑陋不堪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而伪君子呢,你躺在他枕边一辈子,又何尝知道还有没有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

  同样道理,田伯光刚登场就调戏仪琳小师妹,读者也就不会期望这货能有多好,慢慢往下看反而觉出他的好玩来;而岳不群一开始就是“君子代言人”,最后却各种无下限地展示阴险毒辣的一面,叫谁都会讨厌。

  所以,希拉里女士如果有空,不妨多看点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或许就不会顾影自怜,觉得自己输得太冤了。

  不管怎么说,在美国大选投票的这一天,中国人终于有了全民参政议政的高涨热情。据说浙江义乌一带的小作坊,早就根据美国订单里川普和希拉里的宣传旗子哪个多,而推断出总统大选赢家是谁了,身居江湖心系庙堂的胸怀着实感人。而现在,曲终人散,偃旗息鼓,那毕竟是“别人家的总统”。所以,该干嘛干嘛,洗洗就睡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