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ver What the World Thinks of U.S.

America Caused the Refugee Crisis in Europe

To eradicate the source of refugees, European countries have to stop condoning and helping such behavior and in fact dissuade and curb America’s meddling in foreign countries.

<--

难民问题是人类悲剧之一,其成因或自然灾害,像特大洪水,赤地千里的连年大旱,是天灾;或自然灾害加持续动乱,是天灾加人祸;或战火连绵,民不聊生,是人祸。最近冲击欧洲的难民潮,完全是人祸,由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手造成。由此引发的人道主义危机也就格外引人关注,令人悲愤。

  此次难民潮可称之为战乱综合后遗症,是几个因素叠加的结果:十年前美国入侵伊拉克、利比亚造成的乱局持续发酵,几年前横行北非中东的颜色革命恶果继续显现,再加上叙利亚内战和伊斯兰国乘乱兴风作浪。因此,这波难民潮就具有难民人数多、来势汹汹和解决难度大的特点。

  联合国难民署6月18日公布的《全球趋势》报告显示,目前全球难民人数已高达近6000万,创二战后的最高纪录,来自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等国的大量难民,使中东地区成了难民重灾区。以叙利亚为例,它已取代阿富汗变成全球最大难民输出国,迄今人数已达1160万,仅去年该国就有390万难民流落到世界107个国家。若战乱不止,这些数字无疑会往上改写。

  汹涌的难民潮,让经济不振、深受债务危机困扰的欧洲叫苦不迭,对投奔而来的难民“送又送不走,养又养不起”且不说,欧洲国家之间还为如何安置难民起争执、伤和气。德法等国主张各国摊派,波、匈、捷等表示反对,坚持让德国等“能者多劳”。其实,面对难民潮,首当其冲、受害更大的是一些难民发源地邻近的国家。像黎巴嫩,大批叙利亚难民的涌入,使这个面积仅一万平方公里、人口不过460万的小国难民成灾,平均每3个人中就有l 个人是难民。负担沉重,苦不堪言。又如土耳其,自叙利亚内战以来,已接纳叙利亚难民超过180万。土耳其还是难民从东线进入欧洲腹地的过境走廊,其负担之重可想而知。

  被难民潮刺痛的欧洲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进行反思。有的认为这不只是一个难民危机,这是一场人类危机,有的主张应为消除产生难民的根源作出努力。然而,对难民产生的根源和谁该为这一悲剧负责,欧洲的反思却浅尝辄止,欲言又止。就这个问题环球网以“你是否认同美国政府应为欧洲难民危机负主要责任?”为题进行读者调查,96%参与调查的网友回答“认同”,还摆出理由:美国作了孽、犯下罪,却要欧洲和世界人民替它擦屁股和收拾烂摊子。这是旁观者清,直言不讳,说出了事情的本质。

  欧洲若真想反思,这应是首要一点。想想看,哪一个难民身上没有“美式民主”和美制炸弹造成的肉体和精神伤痕?欧洲应大胆高声向美国指出这一点,要它今后别再这么干,同时让美国分担安置难民的责任。对欧洲难民问题美国冷漠以对,说“欧洲会有能力应对这个问题”,似乎同自己不相干。美国对入境难民卡得很紧,2011年至今,仅接受了约1500名叙利亚难民,计划到明年底,接纳人数也不会超过8000。

  欧洲要反思,还应反躬自问:难民悲剧的产生,欧洲有没有责任?回避不了的事实是,美國动辄对别国的用兵动武,欧洲大国差不多每次都不同程度地参与,派兵出钱,助纣为虐。要消除难民产生的根源,欧洲国家就不应该对美国的这种行为,亦步亦趋,一味追随。相反,作为美国的盟友,对美国的类似举动应予以劝阻和制约。(劳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