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ver What the World Thinks of U.S.

Donnie Trump ‘Em’s Trade War

Whe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finally does come to its senses and begins weighing the pros and cons, it will find that launching a trade war with China would be a losing proposition.

<--

從中德日對美貿易看特朗普的貿易戰

2017-03-02

劉斯路 資深評論員

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日前發佈公告,認定自中國進口的卡客車輪胎並未對美國的產業構成實質損害或威脅,美國海關將不對中國進口的卡客車輪胎徵收反傾銷和反補貼稅。對此,中國商務部貿易調查局回應,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的裁決符合客觀事實,做出公正的裁決,中方表示讚賞。

筆者相信,有一點中國不方便講的,那就是,如果美國對中國輪胎徵收懲罰性關稅,那麼美國的汽車用戶難以獲得價廉質優的替代品,負擔必然增加。美國新總統特朗普一直攻擊中美貿易不公平,中國通過匯率操縱獲得大量貿易順差,要宣佈中國為匯率操縱國,要向中國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等等。裁決前不少分析家認為,美國對中國輪胎徵收反傾銷和反補貼稅並不出奇。如今,不加徵稅倒有些意外。事實上,特朗普團隊冷靜下來,權衡利弊,會發現與中國打貿易戰得不償失。

如果說,過往的美國總統是政治總統,那麼特朗普就是經濟總統,這不但因為他是商人出身,而且他看到美國過去沉迷於虛擬經濟,忽視實體經濟,造成經濟空洞化,特朗普決心令製造業回流。他上任個多月來,在許多國際問題進退失據,但是在國內問題還是有相當多支持者。

但是,特朗普必須認識到,讓製造業回流美國並非易事,即使他用再大的威嚇手段也難奏效,因為這是逆全球化而動。特朗普向蘋果公司CEO庫克施壓,讓蘋果手機的生產線從中國遷回美國。 可是,蘋果手機的設計在加利福尼亞,但零件來自世界各地700多個供應商,在中國組裝的成本還不到10美元,根本不值一提。如果在美國組裝,美國消費者則不得不多支付三四十美元;如果更多的零件在美國製造,售價會多出上百美元。在全球化的世界,要找到一件產品,尤其是高科技產品,完全由一個國家生產出來的,情況越來越難。

說到貿易不平衡,就更複雜。2月初,日本首相安倍二次朝見特朗普之前,美國商務部公佈去年商品貿易收支,美國的貿易逆差中,日本佔比率為9.4%,比上年上升0.2個百分點。值得一提的是,被特朗普多次指責不公平貿易的汽車業,去年的貿易逆差達526億美元,較前年的489億美元大幅成長,佔對日逆差總額的8成。日本汽車業者雖努力在美擴產,但日本銷往美國的汽車多為高級車款,平均單價上漲,造成逆差進一步擴大。

2016年對美貿易順差的冠軍是德國,達到了2,970億美元,超過中國的2,450億美元。有分析家說,德國取代中國,成為特朗普打擊的「出頭鳥」。的確特朗普非常憤怒,也指責德國操縱歐元匯率,令德國對美貿易獲利。美國的經濟學家還指責德國政府,長期故意壓制德國工人的工資,過去14年德國工人的工資幾乎沒太多變化,從而降低德國製造業的成本,提高競爭力。

日本、德國在汽車等高消費產品對美國構成激烈競爭,倒是中國與美國貿易互補性強。特朗普團隊應冷靜分析,認真思考究竟是要和中國打貿易戰,還是保持合作,互補互利,共同發展。







Leave a comment